医院,阳江市 阳江少年白血病复发 移植仓里他坚强求生

温暖1558号

●温暖诉求

余明满心中的父母形象一直很模糊,从小到大陪伴他左右最亲近的人是外婆和外公。明满的父母都外出务工,孩子一直留在阳江海陵岛的农村,由外婆一粥一饭带大,每年和父母相聚的时间屈指可数。在他5岁那年,父母终因种种不和分道扬镳,他的生活也没有太大改变。但残酷的命运并未因他身世凄苦绕行,2018年,明满确诊白血病,治愈后又在2022年10月复发。如今,摆在他面前的仅有骨髓移植这一条路可以走,但若没有充足的医疗费“保驾护航”,明满的前路将凶险重重。

毫无征兆突发疾病

成长的岁月里,父母的长期缺席,给明满的心中,留下不小的创伤。虽然他从未提起,但外婆郑朵知道,“这孩子心思重,很内向,跟我交流也不多,现在13岁更是叛逆期,又得了这么严重的病……”

郑朵今年只有51岁,很多不熟悉他们情况的人,总会误以为郑朵是明满的“妈妈”,每到这时,郑朵总是会略带尴尬地解释:“我是孩子的外婆,他父母忙,孩子一直跟我住。”

虽然性格内敛,但明满从小就喜欢打篮球,只要身体和时间允许,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去球场出出汗。

2018年10月,正在上三年级的明满突发身体不适,不仅频繁发烧,而且总是浑身无力,伴随有拉肚子、发冷等症状。郑朵最初以为孩子得了流感,于是带他在当地的卫生站诊治,可吃药打针折腾了一段时间,明满的病情反反复复不见好转。“精神越来越差,别说打篮球,连走路都迈不开腿。”郑朵忧心忡忡,决定去大医院给孩子做检查。

在阳江滨海医院,医生拿到明满的血常规报告,微微皱起眉,“这孩子很多血象指标有异常,很可能患有血液病,要去大医院做检查。”

郑朵一脸愕然,但不敢有片刻耽误,当天就搀扶着明满赶往广州军区总医院(2018年11月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南部战区总医院)就诊。

休学治疗幸运治愈

经过更为详细的检查,诊断书很快到了郑朵手中,她瞪大眼睛盯着报告上的文字,内心濒临崩溃。“急性白血病!怎么会这样?满仔的命,为什么这么苦?”郑朵的泪水夺眶而出。

面对残酷的现实,郑朵不得不接受,他们将明满转入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按照医生制订的治疗方案,开始接受化疗。

六期大化疗,疗程近两年。万分幸运的是,2020年6月,明满终于结束了所有化疗和加强疗,临床治愈后,和郑朵一起回到了阳江。

“我咨询过医生,知道孩子可以上学,也可以打篮球。”郑朵告诉新快报记者,当时的计划是等2020年新学期来临,就送明满回去上学,尽早让他回归正常的学习和生活。

命运仿佛在此时露出笑脸。2020年9月,明满终于和其他孩子一样,背着书包重新回到课室。因为他身高比较高,家人决定让他从四年级读起。唯一不同的是,明满还要继续吃药,并且每隔两个月需回医院复查。

明满的父母常年在外打工,但收入微薄,顾着自己的生活已是很勉强,能给到郑朵的生活费更是少之又少。多年来,郑朵祖孙俩,多靠外公在闸坡打散工赚钱养家。郑朵很节省,但对明满疼爱有加,尽一切可能满足他的需求。

旧病复发唯有移植

“如果不生病,我们还能陪伴他一些年,起码能把他养到长大成人。”郑朵叹息道,明满患病后,家里的经济状况一落千丈,从2018年入院治疗到临床治愈,总花费超过50万元,除了亲友和爱心人士在网上捐助的19万元,其余部分几乎都是借来的外债。

2020年6月明满治愈回乡后,郑朵一直都在省吃俭用,想尽快还清借来的治疗费,不给别人增加负担和麻烦。然而,郑朵的债还没还清,去年6月,明满在一次复查过程中,结果显示有异常,经再次确诊后证实,他的白血病复发了!“医生告诉我们,像他这种情况,只有做移植手术。”郑朵说,加上手术前要做的小化疗,费用估计超过10万元,入仓移植前还需要交25万元押金,移植后各种外购药也是买不停,现如今总花费也已经直逼50万元。

4月24日,明满在孙逸仙医院做了脐带血回输手术,可术后的排异和感染等反应,却让郑朵愁白了头。“每天都在发烧,一直要吃抗感染的药,这些在外面买药的钱都没得报销。”郑朵说,虽然借无可借,但坚强的明满还在仓内与病魔对抗,他们无论如何也要坚持下去,挽救孩子的性命。

公益指引

●公益账户:广东公益恤孤助学促进会天天公益专项基金

●银行账号:44032601040006253

●开户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远洋宾馆支行

注:捐款时请注明“新快报温暖×号×××(受助者姓名)”, 如“新快报温暖1558号明满”。如需捐款收据,请在汇款时附注捐款收据回邮地址、联系人姓名及电话。

■本版统筹:新快报记者 潘芝珍

■本版采写:新快把记者 严蓉 潘芝珍

■图片: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