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驾驶,控制器,李想 苏州自动驾驶第一股来了,李想1000万元投资赚1.38亿

也会是自动驾驶域控制器赛道第一股。

关于自动驾驶一直争议不断,比如事故责任归属就是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情,当然讨论归讨论,并不妨碍相关产业链公司的崛起,从硬件、软件到知行科技这类整合服务提供商再到整车厂,创业与资本井喷。不过情况正在发生变化,2022年末,知行科技的应付款项、票据及费用攀升至近5亿元,我推测伴随地平线等创业公司的产能释放、车市整体需求的萎缩、新能源增速放缓等因素,车规级芯片稀缺等情况有所缓解,产业链地位正在逐渐翻转。(投中BBKing)很可能,苏州自动驾驶第一股将在2023年落定。4月初,苏州企业知行科技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如果成功上市,知行科技不仅会是苏州自动驾驶第一股,也会是自动驾驶域控制器赛道第一股。在自动驾驶赛道里,知行科技毫无疑问是一家明星企业,李想和理想汽车曾投资该企业两轮融资,除他之外,明势资本、国中资本、混合改革基金等知名投资方都对知行科技注过资。这家明星企业背靠的是一个极具增长力的市场。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2022年中国自动驾驶域控制器的市场规模预计为98亿元,预计将以60.1%的复合年增长率在2026年增至645亿元,值得一提的是,98亿元中有33亿元来自第三方自动驾驶域控制其供应商。知行科技作为其中一抹不可忽视的身影,它的IPO之路也许不会太艰难。占中国市场份额26.2%,2022年营收13亿根据招股书中的介绍,知行科技成立于2016年,是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提供商,专注于自动驾驶域控制器。自动驾驶域控制器是L2级至L5级自动驾驶的任务关键组件,作为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大脑,其融合并处理来自汽车传感器的数据,以作出自动驾驶决策并触发车辆中的执行器。目前,知行科技对外提供两条自动驾驶域控制器产品线,即与Mobileye合作开发的SuperVision™及自主设计的iDC系列,包括iDC Mid及iDC High。公司还提供智能前视摄像头(iFC)产品。据了解,知行科技的解决方案和产品覆盖了多元化的车辆价格段和全驾驶场景,包括高速公路、环路、复杂道路、乡村道路和停车场。作为一家创业企业,知行科技已经成为了自动驾驶域控制器赛道内的头部企业。招股书在一开头就用几个数字证实了这一点:2020年可视为知行科技的转折点,其第一个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在这一年首次实现量产,并且知行科技也称为业内在中国最早实现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大规模商业化的公司之一(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此外,在2020年之后的3年里,知行科技合共交付了超10万台自动驾驶域控制器。也是从2020年实现量产后,2021年开始,销售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及产品,包括自动驾驶域控制器、iFC产品成为知行科技的绝大部分收入来源。其余收入来源还包括提供自动驾驶相关研发服务(主要集中在自动驾驶软件及硬件的开发、自动驾驶算法及功能的开发、功能安全咨询及验证),和销售已装配印刷线路板(PCBA)产品。根据招股书,在2021年和2022年,知行科技的自动驾驶域控制器收入分别为0.86亿元、12.50亿元,占比分别为48.2%和94.3%。从知行科技拿下的订单offer来看,知行科技亦是一家前途斐然的公司。根据报告,知行科技已获得吉利汽车、上汽通用五菱、长城汽车、奇瑞汽车、东风汽车、极星等14家知名OEM的定点函。同时,知行科技还与上游众多知名的合作伙伴发展了深度合作,其中包括Mobileye、瑞萨电子、德州仪器和舜宇光学等,向OEM客户交付定制的解决方案。 营收的增长和亏损的收窄亦是招股书中不可忽视的一部分,这说明该公司已经迈入了商业化的快轨道,亦为其IPO增添了加持。根据招股书,2020年至2022年期间,知行科技的营收分别为0.48亿元、1.78亿元和13.26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427.2%,2022年的同比增幅约为644%。 该期间内,知行科技的经调整后净亏损分别为0.36亿元、0.34亿元和0.17亿元,2022年的经调整后净亏损大幅收窄一倍。 李想一笔投资赚1.38亿元根据招股书中的披露,知行科技从Pre-A轮到C3轮中一共完成过9轮融资,投资方包括混合改革基金、HL KlemoveSuzhou、国中资本、明势资本、元禾原点等知名投资机构。最值得一提的是,李想就是知行科技的投资人,其与理想汽车曾投资两轮,在知行科技IPO前,他们持股4.5%。根据招股书,李想曾通过车和家在2017年8月和2020年6月分别投资595万元和500万元,按照目前公司33亿的估值来算,李想这笔投资账面回报近1.38亿元。此外IPO前,公司董事长兼CEO宋阳直接持股23.9%,蓝驰平台持股13.7%,红驰平台持股2.3%,李双江持股7.0%,罗红持股为1.4%。实际控制人宋阳可以通过直接或间接有行使本公司约39.9%已发行股本所附带的表决权。同时,混合改革基金持股9.0%——最大机构投资方,国中创业投资持股7.6%,HL KlemoveSuzhou通过汉拿科锐动苏州持股7.5%,明势资本通过自知一号持股6.0%。说完好的一面,不得不说说知行科技需要面对的挑战。首先是,知行科技的毛利率在不断下降。其在报告期内的毛利率分别为20.1%、20.5%、8.3%。一位投资人对投中网分析,这有较大因素是由于公司产品售价过低导致的,通过较低的售价能够换取大额订单。其次,在知行科技的招股书中,两家企业的出现频次极高:Soc系统级芯片的头部企业Mobileye和吉利汽车。前者是知行科技最大的供应商,后者贡献了知行科技96.4%的收入。据招股书介绍,自2018年起,知行科技与Mobileye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知行科技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与Mobileye合作推出高端自动驾驶解决方案SuperVision™。极氪001的SuperVision™是Mobileye的EyeQ®5H系统级芯片(SoC)在业内的首次应用之一。知行科技目前最大的供应商正是Mobileye,后者从2018年起就与公司开展了工作, 仅仅是2022年一年,知行科技就向对方采购了高达9.22亿元人民币的芯片产品。2020-2022年,采购额分别为0.057亿元、0.78亿元和9.22亿元,分别占同期总采购额的13.6%、54.6%和69.2%。此外,吉利集团已经是目前知行科技最大的客户。招股书显示,知行科技2021年和2022年度来自吉利集团的收入分别为人民币0.95亿元、12.78亿元,分别占知行科技总收入的53.0%和96.4%。“汽车行业太卷了”在前不久的一次电动汽车大会上,宋阳发表了一场演讲。在那次讲话中,他特别提到了三点关于客户对自动驾驶的底层需求:1.客户需要我们的自动驾驶系统是好用的。2.还需要成本不能太高。3.研发速度要快。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你的工程的效率要很高。我们如何达到最高的工程效率?这个就需要软硬协同。以上第二点尤其道出了中国自动驾驶市场的骨感真相——市场能够承受的价格依然不够高。结合知行科技的现状,它的一端过度依赖单一供应商,使其不占据价格优势,另一段过度依赖客户,一旦价格受到波动,吉利就会变成一座不稳定的靠山。尽管知行科技的研发投入一直在提高,其在2020年、2021年、2022年研发投入分别为0.44亿元、0.55亿元、1.04亿元。截至2022年年底,知行科技共有245名研发人员,占雇员总数的74%。摆在知行科技眼前的困境一目了然。尤其如宋阳在会上所说的,“汽车行业特别的卷,也特别的复杂,自动驾驶面临着非常大的挑战,如何在复杂情况下找到一条简单的路,让客户满意,决定着自动驾驶供应商能取得多大的发展。”今年是知行科技成立的第7年,这家公司尚还年轻,冲刺港股IPO或是其发展史中的一座里程碑,但前方的路依然还长。(文/喜乐,来源/投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