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

对于很多“青椒”而言,教学和科研往往难以做到平衡。倾注大量时间在教学上是不值得的吗?来自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E. Celeste Welc博士就不这么认为,相反,他认为在教学方面投入的时间和精力,促进了他的科研工作。

近日,Welc在Science网站分享了他的经历。以下是他的自述:

不久以前,我参加了一个“未来教师”研讨会,希望能够得到关于如何申请终身教职的建议。但是当收到他们给我的建议时,我大吃一惊。

教员导师犹豫地说:“我要给你一些严肃的建议,我认为你需要听一听。你需要试着淡化教学上面的角色,因为这让你看起来对科研工作不太认真。”当其他与会者点头表示同意时,我的脸顿时火辣辣的,红到了耳根。

高校博士自述:因为教学太用心,我挨批了

在我离开这个会议时,我依旧感觉很迷惑。我花了几年时间磨炼自己的教学技能,并努力成为学生们的榜样,这难道不应该吗?为什么我会因为此事受到批评?

在本科阶段,导师们认为我不适合从事研究工作,所以我计划毕业后在工业界谋求一个职位。但后来,我一时兴起提交了研究生院的申请。当我被录取时,我惊呆了。也因为这样,在研究生阶段,我对工程学充满热情。

当我成为一名助教时,我才开始表现得很糟糕。

在教学上,我依靠传统的结构化讲座和高强度的作业。我对学生们的期望很高,当他们表现不佳时,我感到很沮丧,但不确定如何有效地给他们提供资源。

在我成为助教的第三年,我决定申请一个教学证书。我了解到,我一直使用的方法早已被证明为无效,因为它们加剧了边缘化学生的成绩差距。

记忆中,我在有互动式讲座、小组合作等课程中表现出色,而且教授们对我关怀备至。我逐渐意识到,这些方法也许可以帮助边缘化的学生取得成功。

我根据所学到的东西改变了自己的教学方法。在我担任另一所大学的预科教师后,一个学生写道:“我不确定我是否能做工程,但Welc博士把一切都说得那么简单明了,我意识到它并没有那么可怕。”这种反馈让我感到无比的欣慰。

我并没有不重视我的研究,相反那一直是我的重心所在。同时,教学也让我的研究受益匪浅。在实验室里,我调整了我的指导风格,以同理心为主导,提供个性化的支持,以配合那些行之有效的教学方法,这让我的团队爆发出了巨大的生产力。

这些都是我有能力领导一个研究团队的证据,我坚信我可以在终身教职的职位上表现出色。

当我询问导师如何确保我在学术就业市场上有竞争力时,他们总是说同样的话:在研究、教学和服务方面都要出色。但同时他们又会对我的教学和服务工作进行评论,暗示那些从事此类活动的人最适合担任教学人员或是更注重多样性、公平性和包容性的职员。

未来,当我申请教师职位时,我希望能找到一个重视我对学生的教学、服务和关怀的地方。我不会掩饰我的经历,而会大方拥抱它。因为我亲身体会了在教学方面投入时间和精力,也可以做出好的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