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池永硕  

■本报记者 倪思洁

颠覆性成果少,不该让同行评议担责

当前,学术界已经通行了60多年的传统——同行评议正在遭受质疑。

今年年初,《自然》发表的一篇论文指出,近60年来颠覆性科技越来越少。有学者将矛头指向同行评议。美国一位心理学家公开呼吁修改或废除同行评议,认为60多年来,同行评议不仅没有能够改变科学进步“降速”的趋势,而且经过同行评议而发表的一些论文,结果无法重复或完全错误。也有观点认为,同行评议的缺陷在于评价突破性成果时造成严重不公。

“让同行评议来‘担责’,认为是同行评议使得科学突破、科学创新越来越少,是不合适的。”励讯集团公共事务总裁、爱思唯尔董事长池永硕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说。

他认为,颠覆性科学研究成果越来越少,部分原因在于相关研究人员没有得到资助,“人们可能更倾向于投资成功概率更大的研究项目”。

而对于同行评议无法确保科学结论“正确”,池永硕认为,科学永远都不可能达到百分之百的“正确”,同行评议也不可能保证百分之百的“正确”。有些科学发现在当下似乎是正确的,但多年后可能又会发现它存在问题,这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而同行评议是一个人工流程,不同的人对准确性的判断标准不同,选择评议员时可能会出现错误,每个评议员评议文章时所具备的知识、使用的方式也不可能达到完美。

“所以,我们要信任的是流程,并非结果。”池永硕认为,同行评议的作用并非判断科学本身是对是错,而是要确保原则和流程。

他表示,尽管同行评议流程的严谨性同样遭受质疑,但目前这样的方式是科学界能实现公平公正的最好方式,而且出版机构也在努力完善同行评议的流程。

“10年前,选择哪位审稿人,完全取决于编辑本人的知识信息及人脉。现在,我们能够通过大量数据,从所有专家中筛选出合适的人推荐给编辑。当然,现在这种方式也并非是最完美的,但相比过去已经进步了很多。”池永硕说。

此外,他将完善同行评议流程的希望寄托于“开放科学”。“我们处在一个开放的世界,这个过程越透明,错误和问题被发现的概率也就越大,不管错误和问题是蓄意还是无意造成的。就好像在现在社会中都有监控设备,如果有人先打了你却将矛头指向你,我们看一下监控记录就可以知道谁先动手,这也是开放科学的好处之一。”池永硕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