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应当对这类有自残倾向、导向负面的直播进行更严格的监管

近日,江苏省连云港市网红“三千哥”(本名:王某丰)直播PK喝白酒,饮酒过量去世的消息引发了网友关注。这是一起悲剧。根据其他博主的描述,他去世前的那场PK听着让人心惊肉跳:“他一共打了4把PK,第一把打了1个,第二把打了2个外加3个红牛,第三把没输,第四把输了4个,一共喝了7个白开水(白酒)加3个红牛。”

从网上盛传的“三千哥”最后一次打PK的视频来看,他喝了三瓶白酒之后明显有点不适,但他手指着镜头表示“我命由我不由天”,随后又喝下了第四瓶。很明显,从他的反应看已经很明显饮酒过量了,但是他似乎已经丧失自控力。

出事后,从网上的回复看很多人并不友好,似乎觉得他是自己“作”,是“活该”。但说实话,笔者没法做到这么苛刻,从他的一些描述看,选择直播实属无奈:“生意失败,我向生活低头了,我放下了尊严放下了面子……干!”

他可能没有别的才艺,才选择了拼酒这么一种自残式的门类,加之他最后的结局,就更显得凄惨无奈。

但无论如何,这起悲剧依然是一个警醒,任何以生命健康为代价的谋生方式都是不可取的,哪怕流量诱人、围观者众,但潜藏的风险是巨大的。作为主播——某种意义上的公众人物,也应当树立正确的健康意识,这既是保护自己,也是承担社会责任的需要。

在这起事件上,人们也应该追问,如果说个人缺乏足够清醒与理性,那么平台是否要起到足够的监管责任?

如果说平台丝毫没有监管规则其实并不公道。根据平台的《直播行为规范》,直播中喝酒属于三级(一般)违规行为,会遭受警告、断播、封禁开播权限等处分。但令人遗憾的是,或许是由于直播数量巨大,平台并没能及时发现这个问题。

PK喝酒并不是偶发行为,但这种危险行为似乎一直没得到有效惩戒。这从客观上让“三千哥”尝到了流量的甜头,最终酿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

因此,通过该事件也给平台敲响了警钟,平台应当对这类有自残倾向、导向负面的直播进行更严格的监管。单纯公布一个“行为规范”或不痛不痒的处罚是不够的。过量饮酒导致死亡的案例并不罕见,自残式饮酒也属于一种文化糟粕,对于平台来说应该态度鲜明地进行强监管,这既是为主播的健康着想,也是营造积极健康文化氛围的应有之举。

而对于直播行业来说,这起事件也是沉痛的。在直播中,很多主播为了流量和吸睛,动辄将行为诉诸极端。这或许是行业内卷的刺激,但主播们应当想清楚,冒险换来的流量,背后一定标记好了“价格”,而这“价格”可能是无法承受的,应当有所警醒。

评论丨“三千哥”直播PK喝酒后去世,也给平台敲了警钟

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清波

编辑 尹曙光

红星评论投稿邮箱:hxpl2020@qq.com